广东十一选五开奖 > 历史 > 湘江之战后,为掩护红军主力,这支部队将“宁

原标题:湘江之战后,为掩护红军主力,这支部队将“宁

浏览次数:167 时间:2019-11-19

伏案掩卷,红军的歌声似乎穿越时空久久回荡在耳畔。窗外月牙如钩,好似一个巨大的问号悬挂在眼前:是什么支撑红军战士顽强战斗、视死如归?除了坚定的信念、顽强的精神,还有什么?我想,只有怀抱革命的乐观主义态度,才能在千难万险的征程上跋山涉水、攻坚克难,才能向死而生,用坚实的脚步踏出震撼世界的壮举。

图片 1

夜深人静,挑灯闲读。本以为书香为伴好入睡,没想到,军旅作家王树增所著《长征》中的一个故事却令我难眠:长征途中,中央红军的后卫部队红五军团奉命阻击国民党军的追击,先是要求坚持三天三夜,后来延长到九天九夜。任务无比艰巨,官兵流血牺牲,隆隆的枪声炮声过后,红军战士却在阵地上放声高歌:“金沙江流水响叮当,常胜的红军来渡江……”

十二月一日,夜幕降临的时候,第三十四师开始突围。红军官兵与迎面扑来的国民党军激战整整三个小时,师长陈树湘在令人喘不过气来的硝烟中向全师宣布了两条决定:一、寻找敌人兵力薄弱的地方突围出去,到湘南发展游击战争;二、万一突围不成,誓为苏维埃共和国流尽最后一滴血!战斗持续到深夜,第三十四师的部队已被敌人切割成数块。陈树湘命令一〇〇团团长韩伟带领部队掩护,自己和参谋长王光道带着师直、一〇一团和一〇二团继续向东突围。负责掩护的一〇〇团,实际兵力已不足一个营,红军官兵边阻击边突围,在一个名叫猫儿园的地方,一〇〇团再次被敌人重兵包围。红军官兵把仅存的弹药打光后开始肉搏,战至最后全团只剩下三十多人。团长韩伟重申了红军宁死不屈的精神,然后宣布部队解散——“立即分散潜入群众中,而后设法找党组织找部队”。陈树湘带领的一百多名官兵,在向东突围的过程中,始终无法摆脱敌人的重重围堵,红军官兵只有用身体去与敌人拼杀,包括政委程翠林和参谋长王光道在内,一百多名红军官兵全部壮烈牺牲。师长陈树湘腹部中弹,在昏迷中被俘。国民党道县保安司令命令将陈树湘放在担架上,由他本人亲自监督押往湖南省会长沙。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抬着担架的国民党军士兵突然脚下一滑,他们这才看见躺在担架上的陈树湘从腹部的伤口处把自己的肠子掏出来,扯断了。

本以为书香为伴好入睡,没想到,军旅作家王树增所著《长征》中的一个故事却令我难眠:长征途中,中央红军的后卫部队红五军团奉命阻击国民党军的追击,先是要求坚持三天三夜,后来延长到九天九夜。任务无比艰巨,官兵流血牺牲,隆隆的枪声炮声过后,红军战士却在阵地上放声高歌:“金沙江流水响叮当,常胜的红军来渡江……”。从蹒跚学步踩出第一个脚印,便开始“万里征程第一步”,谁也不知道前方是坎坷还是坦途,既会享受成功翻越群峰之巅的喜悦,也会尝尽失意跌入深壑低谷的痛苦,既会遭遇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的隐忧,也会面临暮气日长、锐气渐消的挑战。前方的路,也许有鲜花、彩带和笑脸相迎,也许是“没有掌声的征程”,也许一路坦途高唱凯歌,也许历尽坎坷举步维艰……成功与失败,希望与失望,永远都同时存在、相互依存。

当红一军团抢占道县的时候,红五军团在远离军委纵队两百多公里的土地圩附近阻击着粤军和湘军两个师的追击。第三十四师和红三军团第六师的十七、十八团相互配合与敌人激战两天两夜,保证了红军主力和军委纵队顺利地渡过潇水。

人的一生,不也是一次艰苦跋涉的长征么?从蹒跚学步踩出第一个脚印,便开始“万里征程第一步”,谁也不知道前方是坎坷还是坦途,既会享受成功翻越群峰之巅的喜悦,也会尝尽失意跌入深壑低谷的痛苦,既会遭遇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的隐忧,也会面临暮气日长、锐气渐消的挑战。唯有保持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才能积聚起战胜困难的“洪荒之力”,走出人生的精彩。

编辑:蒋楚婷

风卷红旗过大关。如今,改革强军已进入“新体制时间”,我们再一次站在新长征的“起跑线”上,这是一次告别昨日的华丽转身,是一次超越自我的艰难转型,更是一次考验我们坚定信仰、不屈意志和英雄气概的“赶考”。

西渡湘江追赶中央红军的主力部队已经无望。

从军二十余载,从机关到基层,当干事任主官,一路走来也曾遇到过各种困难和矛盾,不能止步不前,不可绕道而行,更不会半途而废,是乐观成为我攻坚克难的力量之源。如今已过不惑之年,仍忙碌奔波在基层带兵一线,辗转于演兵场与班排宿舍之间。曾经有朋友问我,你成天不是扎在战士堆里嘘寒问暖,就是埋在文字堆里咬文嚼字,劳心费神累不累?我笑着说,都说美不美“主要看气质”,我觉得累不累“关键看心态”,大石拦路,乐观者视之为前进的阶梯,悲观者视之为前进的障碍。

年轻的红军师长陈树湘的灵魂终于回到了他梦中的故乡。

前方的路,也许有鲜花、彩带和笑脸相迎,也许是“没有掌声的征程”,也许一路坦途高唱凯歌,也许历尽坎坷举步维艰……成功与失败,希望与失望,永远都同时存在、相互依存。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们永远保持“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积极乐观心态,带着对漫漫征途“而今迈步从头越”的向往自信,带着对艰难困苦“千磨万击还坚劲”的自强不息,就会在顺境时蹄疾步稳一马当先,在逆境时遇艰则坚,“杀出一条血路来”,闯出一片新天地。

经过连续不断的残酷阻击战,第三十四师的部队已经伤亡过半。因为总是处在后卫位置,沿途的粮食都被前面经过的部队筹集一空,第三十四师断粮多日,可饥饿难耐的官兵们依旧要时刻处在战斗状态中。险恶的敌情令他们没有精力去寻找可以充饥的东西,也没有时间坐下来哪怕打片刻的盹。桂北的深秋阴雨连绵,寒冷的冬天就要来了,第三十四师的红军官兵身上的单衣都已破烂不堪。

前方;金沙江;王树增;攻坚克难;红军战士;红五;国民党;征程;心态;坦途

在红五军团主力部队离开道县阻击阵地时,军团首长与第三十四师的干部们一一告别。那是一个悲壮而伤感的时刻,同样对第三十四师的命运有不祥预感的军团首长叮咛不止:“全军团期望着你们完成任务后迅速过江。要把干部组织好,把战士们安全带回来。”——无论是军团长董振堂,还是陈树湘和程翠林,都不禁双眼湿润,没有人知道他们彼此在那一刻是否意识到了这是永别。

在清风正气充盈的今天,我们身边也难免有这样的人,他们以“吹毛求疵”的心态看世间万物,不瞻“千日晴空”,但看“半日阴霾”,郁郁不悦,牢骚满腹;他们遇到丁点困难便如泰山压顶,不求“迎难而上”,独选“知难而退”,悲观失望,碌碌无为;他们面对利益调整斤斤计较,不看组织“大棋盘”,只盯个人“小九九”,自私自利,患得患失。诸如此类,多是因为他们缺乏由坚定信念而带来的乐观态度。只有通过不断强筋、壮骨、补钙,他们才会逐渐懂得,即便负重攀岩、中流击水,也要往前方看,朝峰顶望,这样才能在浩海中眺望壮阔前景,在绝顶处看到无限风光。

此时,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的命运已成定局:在整个湘江东岸敌情日益严重之际,中央红军数万人的后卫掩护任务落在了一个师身上。

站在小吴门的城墙上,可以看见他家那木板做的家门。木门后的家里有他卧病在床的老母,他的妻子名叫陈江英。

中央红军的所有部队都已离他们远去。

十一月二十九日,第三十四师在军委纵队后面的文市以东地区,与追击的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部展开激战,异常惨烈的阻击战一直持续到十二月一日。当军委纵队全部渡过湘江后,第三十四师接到的最后一个命令是:放弃阻击阵地,“立即向湘江渡口转移,并且迅速渡江”。但是,第三十四师的阻击阵地距离湘江渡口至少还有七十五公里以上的路程,且通往湘江渡口的所有道路都已被敌人完全封堵。

第三十四师处在了敌人的四面包围中。

整整二十九年前,陈树湘出生在长沙小吴门的瓦屋街。

——摘自王树增《长征》,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王树增

第三十四师并不是由董振堂带来的国民党军起义部队官兵组成,而是由闽西地方红色武装逐渐发展演变而来的。师长陈树湘一九二七年参加秋收起义,在井冈山上任红四军连长,一九三一年任红十二军团长,一九三三年任红十九军第五十六师师长,中央红军军事转移前夕出任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师长。政委程翠林大革命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二七年参加秋收起义,一九三三年任红十二军团政委,一九三四年红军大规模军事转移前夕出任第三十四师政委。第三十四师全师干部,大多是原红四军调来的骨干,政治立场坚定,作战经验丰富;而战士全部来自贫苦的青年农民,士气旺盛,作战能力很强。

英勇牺牲的红军师长陈树湘

中革军委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第三十四师是有理由的。

十一月二十五日,军委纵队离开道县,向湘江渡口方向行进,红五军团主力部队紧跟着到达道县以东地区。这时候,军团首长接到中革军委的命令,命令要求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留在原地“坚决阻止尾追之敌”,以掩护行动缓慢并且走了弯路的第八军团,同时担任整个中央红军的后卫。也许因为意识到第三十四师将面临极其危险的处境,命令还特别指出:“万一被敌截断,返回湖南发展游击战争。”

主力部队西进后,师长陈树湘命令一〇〇团先行一步,向灌阳方向急促行军,去接替红三军团第六师在那里的阻击阵地,以便让第六师去追赶红三军团主力部队。然后,陈树湘带领一〇一团加师部走中路,程翠林带领一〇二团跟随,在掩护第八军团西进之后,前往文市和水车一带建立阻击阵地。

师长陈树湘命令把所有的文件烧掉,然后率领第三十四师向东走去。这与中央红军远去的方向完全相反——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准备突围,他们真的要去湖南南部打游击了。

国民党军把陈树湘的头颅割下来,挂在了长沙小吴门城墙上。

国民党军很快就发现了这支孤立无援的红军部队,于是各路大军立即从各个方向向第三十四师合围而来。

本文由广东十一选五开奖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湘江之战后,为掩护红军主力,这支部队将“宁

关键词:

上一篇:中国哲学的现状与发展趋势

下一篇:没有了